Day 3 Tour de Taiwan(123km)

Day 3 Tour de Taiwan(123km)

Longest route within a day, still cold
彰化 - 台南(123公里)

最長之日 被燈打敗

今天是九天旅程之中最長的里程,在來台灣之前有人問我一日最長騎多遠?我說四十公里。她問未曾騎過123 公里,為何覺得自己可以過關?我告訴她因為參加鐵馬環島有集結站,集結站補給一下便可以重新衝刺,一天補幾次,自然可以完成。她説:「哼!我就等著你搭火車回來吧!」

在美國,去年十月就開始參加了飛輪班,週末也往外騎。沒有想到假想的敵人都不是敵人。所謂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除了氣候之外,另外一項沒有預料到的,真的差點被它打敗。前兩天被凍的半死,有人説過了台中就會熱,過了北回歸線就是夏天,結果今天還是冷的要命,加上強風,穿四件衣服都不夠!

今天跨過濁水溪,沒有什麼水,騎過西螺大橋,大橋長而窄,沒有騎車道,有點危險。西螺大橋和舊金山金門大橋一樣都是紅色的,以前在地理課本學過,濁水溪將台灣分為南北的分水領,我現在正走入偉大歷史的一刻!往嘉義的路上,沒有過一百個紅綠燈也有五十個,這樣一停一走,每一次起動踩一下,右邊膝蓋的肌肉就承受一次壓力。以前無論是上課或是外出騎車,都沒有那麼多的紅綠燈,更沒有練過一天幾十次的起歩。我看著北回歸線前面那條大馬路及一大大排的紅綠燈,心裡一陣糾結,看了都疼。於是改用左腳起步,以前從來沒有用過左腳起步,所以騎車十分的不穩,幾次都差點跌了下來。後來在停車的時候便將右腳搭在安全島上,但是也減輕不了多少痛苦。心中埋怨滿天,為何這麼多的紅綠燈停停走走呢?在參加旅程之前,我好好的保護我的身體,讓自己不要感冒,也不要讓自己受傷,沒有想到來到這裡,被紅綠燈將我好好的膝蓋就這麼搞壞了。

好不容易騎到北迴歸線,我停了車一瘸一拐的走向領午餐的地方,吃著嘉義名產「噴水雞肉飯」,可卻是食之無味,那一頓飯吃的可是真痛苦,領隊為我又打又捶可是我覺得也沒有減痛。寶媽看我痛成那樣便問我要不要上保姆車?我想了一下然後問她,離下一站有多遠?還有這麼多紅綠燈嗎?她説下面就出城,不會有那麼多紅綠燈,但是離下一站還有20公里,休息之後還有16公里,問我撐得住撐不住?我心想撐不住也要撐。結果沒有想到下面的20公里竟然是這一趟旅程中最痛苦的一段,我幾乎是踩一下流一淚。等到我騎到下一個集結站,寶媽站在門口等我,原來我是最後一個到的。

她扶著我一瘸一拐的走上樓,找到了人山人海的藥房,發現伙伴都那裡,她告訴我要買什麼現在就買,在這以後就不會再有藥房了。我對藥劑師說明來意,如何疼痛,她立即拿出了藥給我,我一看,和我美國帶來的藥竟然是一模一樣!她說照我們這種騎法,這藥應該三餐配飯吃。寶媽拿了一條香蕉給我,我吃完了香蕉立即吞下了一顆 Ibuprofen 。不一會兒神力女超人出現了,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讓寶媽擔憂過。不但如此而且還造福人群,有人看到我明明是變了瘸子為何又可以繼續騎車,個個都來向我拿藥。

我嗑藥過關,口唱著打氣歌,一路開心到達台南,再也沒有做過最後一名,123 公里就在苦痛涙流後歡喜收場。

李嘉音


寫於台南 2/5/2018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舊金山吃貨四 : 舊金山糕餅老店及零零餐廳

舊金山吃貨一

一萬元的牛肉麵